读韩进新著《发现童年——三十年儿童文学评论选》

一个人,三十多年如一日,专注于一个学科的研究,其对学术的热爱毫无疑问令人感动,其学术成功也必然不同凡响。韩进新著《发现童年——三十年儿童文学评论选》
,从1986年对中国儿童文学产生问题的研究开始,到2017年对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奖的总体研究结束,显示了作者立于高效阅读、深入思考和理性分析基础上的广阔史学视野、动人诗学表达和鲜明创新品格,是儿童文学创作、评论和出版研究领域值得予以特别关注的重要学术成果。

近些年,童书市场一直凯歌高奏,日益壮大的读者队伍造就了日益繁荣的出版生态,儿童文学作家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日益上升,儿童文学研究因此日益显示出当下性、即时性和短视性的特征,其极端表现之一就是该学科的学术研究缺乏应有的广度。在这样的时代语境中观察《发现童年》
,其广阔的史学视野就会给读者留下最深刻的印象。该书对儿童文学的研究,从长时段来说,时间跨度是上下五千年的中国历史文化,从短时段来说是肇始于“五四”的近代以来的中国文化历史。从1986年到2017年,是中国儿童文学飞速发展的30年,我国儿童文学经历了从有到强、从强到优、从偏重于一国之内到自信地走出国门的划时代的转变,全书以这30年的创作、出版和学术现象为考察对象,本身就彰显了广阔的史学视野。在本书开篇之作《中国儿童文学产生于“五四”时期》一文中,作者从中国古代儿童基本人权遭到剥夺、晚清时期启蒙运动助力“发现儿童”到“五四”时期出现一批专门为儿童创作的作家等纲领性现象出发,思路清晰地揭示了“中国儿童文学产生于‘五四’时期”的理论事实。在2002年发表的《百年中国儿童文学》一文中,作者考察百年来中国儿童文学史后指出,中国学人先是从达尔文的进化论里发现了作为“自然人”的儿童在人类进化历程中的重要地位和特殊意义,继而在近代资产阶级民权论中发现了作为“社会人”的儿童的独立人格和精神,进而在现代儿童教育观念的传播中接受了“以儿童为中心”的新教育观,又在“五四”文学革命中发现了作为“精神人”的儿童应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精神世界和文学世界,最后再次强调了“儿童文学产生于‘五四’时期”的学术主张,思路清晰,论证严密,堪称不易之论。书中的其他多篇论文,如《新儿童文学的新实践》
《安徒生童话在中国一百年》 《幼者本位:中国儿童文学的理论起点》 《
〈新青年〉
:中国儿童文学的摇篮》等,论题虽多为具体的儿童文学创作和理论现象,但无一不在广阔的历史文化背景中展开。史学视野的广阔,成就了本书独特的学术价值。

学术著作,其内容固有的专业性通常决定了它的读者的小众性。有些学术成果,即便是对于专业程度非常精深的小众读者而言,其阅读的可持续性也是存疑的。造成这种现象的因素固然很多,但在表达上缺乏诗意因而难以激动读者恐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恰恰在这个方面,
《发现童年》有值得专业人士借鉴的突出表现。例如,一般学术著作的序言,通常被作者写成了学术研究现状的梳理,或者是本人学术成果的总结报告,学术固然学术了,但趣味也就丧失了,而《发现童年》的序言却从回忆自己“好玩又有趣”的童年开始,到小学、大学、研究生,直至踏上童书出版和学术研究之路,在颇富时代感和独特性的人生经历的讲述中自然而然地展开了独特学术经历的讲述,又在独特学术经历的讲述中不露痕迹地系统展示了自己鲜明的学术主张。读者在阅读这样的学术著作序言的时候,一定难以觉察到这是一篇学术著作的序言,但看过之后,一切能够在其他以学术性见长的序言中可以获得的精神滋养,在这里一样都不会少。书中收录的各个时期的论文,在诗意表达上同样可圈可点。例如《童心:儿童文学的永恒话题》
,顾名思义,是一篇非常专业的学术论文,但作者在文章第三和第四部分却通过对传奇出版人张秋林出版成就的夹叙夹议,为“出版家”一词提出了形象化的定义,让读者感到信服。学术著作的学术性,并非只能体现在艰深的专业术语的大量使用上,同样也可以体现在帮助读者理解其中的重要概念上。
《发现童年》在这方面用心甚深,效果甚好。我想,这是作者丰富的诗心和童心使然。

人生如白驹过隙,
30年在其中占有很长的一段。以这样一个长段从事于一项专业研究,我们在赞赏其一贯坚持的可观毅力的同时,不免对其在不同时期的学术成果是否因循守旧抱有疑问。尤其是考虑到作者并非职业学者,同时有繁重的经营管理任务,我们的这种疑虑就更重了。但是证诸《发现童年》中不同年份的学术文本,我们的这一疑虑顿时可以烟消云散。书中值得加以特别重视的有这样几篇论文:
《中国儿童文学产生于“五四”时期》 《 “儿童文学消费学”简论》
《幼者本位: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理论起点》
《警惕儿童文学“系列化”两种倾向》和《中国儿童文学的新高度——从第十届全国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品说起》
。在这几篇文章中,作者或与人商榷,或分析创作和出版实践,或以顶级文学奖项为对象,有时甚至对学界泰斗和恩师的权威结论也不盲从,提出了“中国儿童文学产生于‘五四’时期”“儿童文学消费学”“幼者本位是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理论起点”“儿童文学‘系列化’倾向值得警惕”等在当时显然属于首次、在当下仍然不为过时的学术主张和概念,在很大程度上引领了儿童文学创作和出版的正确方向。从这个意义上来讲,
《发现童年》的学术价值是非常突出的。

《发现童年》是一部集中体现了史学视野、诗意表达和创新品格的儿童文学学术研究专著。这样的学术著作,也有助于开阔研究者的史学视野,丰富其诗意表达,提升其创意品格。愿更多的读者从中获得有益的学术滋养。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